新闻中心

党史学习有感:当代青年应当如何度过一生

只要真心相待、实心相帮、全心相托,即使只有“半条被子”仍可以留下长久暖意,即使只剩漫山血染的杜鹃仍可以迎来灿烂春天。

深入学习“四史”特别是党史以来的每一天,我都被深深地震撼和感动着,百年党史上那些珍贵画面、那些或青春或苍老却无比坚毅的先烈身影和面庞,仿佛在无声地召唤着:

一个人,尤其是当代青年,应当如此度过自己的一生。

赋予生命以深刻

一个人尤其是当代青年究竟该如何度过这有限而珍贵的人生,才算没有虚度的悔恨呢?17岁的马克思在高中毕业作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曾给出过答案:“人们只有为同时代的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达到完美。”15岁下乡梁家河的青年习近平用实际行动给出过答案:在经历了掏地、挑粪、耕种、锄地、收割、担粮等诸多“第一次”之后,他将对祖国大地和人民群众的无限深情作为自己的根,自此笃定践行“为人民做实事”的庄严承诺。

赋予生命以深刻,就是摆脱“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将个体价值与人类发展的伟大事业休戚相连,将个人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兴旺繁盛密切相关,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党性意志,主动接续伟大梦想、伟大事业、伟大工程和伟大斗争,在成就他人和贡献历史的同时,完善人格、丰富学养、拓展视野、深邃思想。

赋予生命以智勇

革命意味着流血和牺牲,那些惊心动魄的党史瞬间背后无不交织着机智、沉稳、坚守与勇毅。作为党的最核心文档,“中央文库”累计两万余件、分装20多箱,却在被铁笼般统治的上海完好保存20多年,直至新中国成立。其历任管理员几乎都曾经历过各种天灾人祸,尤其是在与党组织失去联系时,悄然而顽强地守护党的最高秘密。连续几位管理员接任时三十几岁、病故时也是三十几岁,其风险之大、压力之重绝不亚于冲锋陷阵。《石库门里的红色秘密》一书里曾描述,他们在密不透风、昏暗的小屋里整理文档,经常烧着炉子以备在敌人闯入时点火、烧房从而与文档共存亡。1929年,中共中央第一座秘密电台在上海建立,完成了党的通信史上一次划时代革命。筹建电台的是一位善于自学成才的年轻人李强,他接到周恩来同志下达的指示后即伪装成无线电爱好者,不动声色地以业余爱好学习、以漫谈闲聊请教,分批次购买所需零件、发动机及无线电技术材料,直至与同样速成的张沈川完成了制作电台、机务、报务等所有工作。他们创造的被党内同志誉为“豪密”的密码本,直至国民党溃败都未被对方破译。

赋予生命以智勇,就是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睿智和果敢,将所有看似不可逾越的“天堑”联成通途。毛泽东同志曾说过,“像我这样一个人,从前并不会打仗,甚至连想也没想到过要打仗”,他却因为党和人民的需要而成为伟大的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我们不太熟悉的张仲瀚同志,本是上世纪30年代的文艺家,却因为党和人民的需要而成为40年代的军事家、50年代的农学家,一生未被授予军衔却仍被誉为“新疆军垦第一人”。

赋予生命以坚毅

任何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都是跌宕起伏甚至充满曲折的。党的百年历程就是在这样的激流里,由那些金子般的心灵、钢铁般的意志所积淀而成的史诗。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曾深情讲述:邓小平同志因为敢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而一生“三落三起”,他却“每次被错误批判打倒都豁达乐观、沉着坚韧,对未来充满希望;每次复出重新回到工作岗位都无私无畏、以顽强的意志排除各种干扰,坚定不移推动正确路线方针政策的形成和实践”。

更早期的党史上,邓中夏同志1933年不幸被捕,国民党反动派挑拨他:“你是共产党的老前辈,现在却受莫斯科回来的那些小辈欺压,连我们都为你感到不平!”邓中夏轻蔑地回答:“这是我们党内的事,你有什么权利过问?”“请告诉同志们,我邓中夏就是烧成灰,也是共产党人!”就义的两天前,他给党写了最后一封信,信中说:“同志们,我快要到雨花台去了。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吧,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赋予生命以坚毅,就是在遭遇误解、挫折、失败甚至牺牲时,仍然秉持坚韧、豪迈与豁达的人生态度。正如毛泽东同志在长征时的豪情万丈:“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也正如陈毅同志在梅岭被围时的献身决心:“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将人生冠之以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必将始终闪耀着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任何敌人所压倒、征服一切困难而不被任何困难所征服的不灭精魂。

赋予生命以温暖

早期共产主义者的觉悟源于对社会的强烈责任感和对劳苦大众的深切同情心。青年周恩来曾写道:“每当我‘踯躅途中’,看到成群无家可归、生活没有着落的乞丐时,就‘推己及人’,‘视天下饥如己饥,溺如己溺’。”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正在于矢志不渝地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而奋斗,人民群众也因此成为党的力量源泉,“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

赋予生命以温暖,就是永葆爱党爱国爱人民的真挚情感,永怀最深沉有力的博大情感。焦裕禄同志曾说:“在这大雪拥门的时候,我们不能坐在办公室里烤火,应该到群众中间去。共产党员应该在群众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在群众面前。”只要真心相待、实心相帮、全心相托,即使只有“半条被子”仍可以留下长久暖意,即使只剩漫山血染的杜鹃仍可以迎来灿烂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