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载客热气球,浪漫要与安全齐飞

乘坐热气球成“网红”旅游项目 但去年10月以来国内接连发生两起坠亡事故

微信图片_20210122205905

热气球在甘肃张掖七彩丹霞景区升起(拍摄于2020年7月26日)。新华社发(成林 摄)

阅读提示

国内的载客热气球旅游在加速发展,多地推出“系留飞”或“自由飞”体验项目。但近期接连发生两起热气球坠亡事故,让乘坐热气球的安全问题引发担忧。专业人士认为,安全事故暴露出载客热气球在监管和行业规范上的缺失,目前一些热气球项目存在盲目上马的苗头,没有考虑到地貌、气象条件等适配度。游客在选择热气球项目时,要综合考虑其管理水平、热气球飞行员的资质等因素,选择比较成熟的公司和项目,这样才能真切感受到热气球之美。

浪漫的热气球旅行正成为很多年轻游客的选择,国内的载客热气球项目也在加速发展,在广西阳朔、云南腾冲、广东英德、浙江千岛湖等地,游客可以选择有系绳固定的“系留飞”或无绳固定的“自由飞”。

但去年10月以来,国内已经发生了两起与载客热气球有关的人员坠亡事故。专业人士指出,事故暴露出载客热气球在监管上存在缺失,给热气球旅行敲响了警钟。以事故为鉴,应及时填补监管空白,规范企业和行业的发展,经营者应尊重热气球项目的规律,避免一哄而上、盲目上马。

从梦幻符号到“网红”项目

乘着吊篮冉冉上升,脚下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热气球承载着人们对天空的美好幻想和期待。曾经,热气球是离日常生活很远的梦幻符号,但在当下正成为“网红”旅游项目。

“随着热气球慢慢升上天空,俯瞰脚下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很震撼。”2019年,乐意(化名)在经过两天的等待后,在著名的土耳其热气球旅行地卡帕多西亚实现了热气球旅行梦。

与她相似,很多年轻游客将乘坐热气球列入了自己的旅游愿望清单。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很多游客放弃了出境游,国内的热气球项目受到更多的青睐。

记者在多个旅游网站搜索到,广西阳朔、云南腾冲、广东英德、浙江千岛湖等地均有热气球体验项目。有系绳固定热气球的“系留飞”价格多在100元至300元不等,飞行时间约为10至15分钟。无绳固定热气球的“自由飞”价格更贵,飞行时间也更长。

“天气不好时不能强行上空,非常不安全。当时因为天气原因,我们到第三天快离开小镇时才突然被告知能飞了。但乘坐热气球前后,安全讲解都比较少,只知道落地时要半蹲以保护膝盖。”在乐意看来,乘坐热气球,安全是第一位的。

意外事故暴露监管空白

乘坐热气球是否安全?很多游客在心中打出了问号。去年10月以来,国内已经发生了两起与载客热气球有关的人员坠亡事故。

2020年10月,湖南株洲悠移山庄热气球飞行营地发生工作人员坠落事故。出事男子为兼职大学生,负责地勤、引导游客等工作,未及时松手被热气球带至空中后坠亡。2个月后,在云南腾冲火山地热国家地质公园内,一名地勤人员在收热气球时突遇大风,未及时放手,被热气球带至空中后坠亡。

“两起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都是违规操作,且均发生在吊篮外,非常令人痛心。”曾经获得6次全国热气球锦标赛冠军的热气球飞行专家刘翔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事故暴露出载客热气球在监管上的缺失,给热气球项目敲响了警钟。”

有数据显示,在国内景区经营的热气球项目里,“系留飞”占比达到八成。但记者查询发现,中国民航规章体系CCAR-91部《一般运行和飞行规则》的适用范围并不包含系留热气球。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热气球运动管理办法》虽然对热气球飞行员标准、热气球适航证、热气球俱乐部运营标准等有详细规定,但只适用于热气球训练、竞赛、表演、休闲、宣传和探险等六项活动,载客旅游显然不属于此范畴。

“载客热气球在监管和规范上的空白给了事故可乘之机。在湖南株洲发生的事故中,当时的热气球飞行员没有飞行执照,并且违反了热气球先上后下的操作规程,造成热气球剩余升力过大。地勤人员是临时招聘的,经过简单培训就匆匆上岗,存在很大的隐患。”刘翔指出。

据业内人士透露,热气球项目还存在“黑飞”等乱象。生产热气球需要取得热气球生产许可证和型号认可证等资质证书。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的《热气球运行指南》,热气球驾驶员在获取运动驾驶员执照以及气球等级后,应具有不少于35小时的飞行经历时间。但为了节约成本,一些热气球项目的经营者购买了缺乏资质的热气球、聘用了无资质的飞行员,埋下了安全隐患。

热气球旅游要避免无序发展

“以事故为鉴,补齐监管和规范短板是为了热气球项目更好地发展。”刘翔认为,“对于热气球载客旅游,要解决由谁管、按照什么规章制度或法律法规来管的关键问题。作为经营者,要制定完善的经营、管理规范,加强对包括地勤人员等在内的工作人员的培训。”

国内的热气球旅游加速发展,不少景区将热气球体验作为“网红”项目招徕游客,但也呈现出参差不齐的发展水平。

“排队2小时,空中停留5分钟”,有游客表示,乘坐热气球前排队等待时间过长,体验不是很好。还有游客指出,在一些规模较小的景点,配套设施并不完善,甚至很难找到景点地址和联系电话,升空后的景色也没有想象中惊艳。

“热气球旅游要避免无序发展,对自然和规则应有敬畏之心。”刘翔指出,目前一些热气球项目存在盲目上马的苗头,“一些景区没有考虑与热气球项目的适配度”。他建议,在考察热气球旅游项目时,首先要考虑地貌和气象条件,“热气球适合在小风天飞,需要有比较辽阔的场地”。此外,作为旅游项目需要景区有充足、稳定的客源,项目落地后要及时订立完善的运行管理制度。

“因为疫情原因,很多游客选择在国内旅游,对热气球体验项目的需求在增加。但如果景区临时增加热气球数量与场地,可能净空和场地条件达不到原有标准,新增加的工作人员缺乏载客经验,可能暗藏隐患。”刘翔提醒。

业内人士建议,游客在选择热气球项目时,不要单从价格角度做选择,要综合考虑公司的资质和管理水平、热气球飞行员的资质、热气球的状况等因素,选择比较成熟的公司和项目,这样才能真切感受到热气球之美。(记者 赵琛 实习生 付子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