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探寻月岭古道

无意中闯入一条山路。

山无规则地连着山,山突兀地嵌入另一座山。

这样群山中的路,不过是一条供人行走、穿山入林、走村访户的普通山路。

可它又不是很普通的路。路面大大小小青石铺就,宽窄规律,弯折有序,石面光滑,雨后仍保持着湿润。这分明是集体劳力分工而作的痕迹。没错,这是一条古道。

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浙江建德版图上最边缘的地带——西南角的陈店村。到这里,需经过金华兰溪的地界,稍不慎,便会一脚跨到了衢州地界。我们几位都没有来过这里,倘若没有当地人作向导,出界那是毋庸置疑的。

这里三月桃花遍坡红,十里荷叶碧连天。可现在,已深秋。桃花只当回忆,池塘遍地是残荷。只有那群山还异样热闹,或黄似锦,或红似火,或绿如海。许是这些原因,来陈店村挂职不久的汪书记,执意要带我们寻一寻传说中的月岭古道。

一处工地旁,他带头走进一条小路。这是条荒废的野路,残树横卧,荆棘丛生。我们战战兢兢地探索着。走在这样的路上,对于能否找到古道,我持怀疑态度。没想到,经过一片红皮笋竹林,便见着一水库,现在枯水季,水位退后二三十米,裸出的那片空地,竟然铺满厚厚的茅草。草势不再显锋芒,开始枯衰冷黄,微风中更显无限柔软。就在草甸附近,跨过一道沟坎,古道豁然出现,引人入林。

这里三县交界,古道连接,在仅靠人力和少量骡马支撑交通的古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群黄腹真鹟从枫林中窜出,沿树梢飞出两里地,重又没入枫林中。此时太阳刚落入群山之中,几束泛黄的光从山峰缝隙间,透过千万条树枝的阻隔,斜斜地投射进这片连绵数里的枫林。几点光正好落在林中前行的三位挑夫身边。走在最后的是个女人,她把一担的重物转移到扁担撑上,仰脖望了望天。透过树枝,天是破碎的,似一片片不规则的布匹,颜色灰暗暗的。她扯亮嗓子对前面两个挑着担正一步一沉走着的男人喊:大哥,天要黑了,找个地歇歇吧!最前头的是家里大哥,后头跟着的是女人的男人家,家里老二。大哥对月岭这段路熟悉,每年他都要经月岭往返兰溪和里叶数次。他听见弟媳的喊话,没有停下,他说,再走一里地多,那里有个凉亭,到那歇吧!

终于走到凉亭,女人动作麻利,在亭里已经升起了火,她将盛满水的陶罐搁在火上。挑担长途的人,此刻需要热水烫脚,以消除一身的疲劳。女人从包袱里拿出干净的内衣内裤,让男人换上。浸湿了多次汗水的衣服,山风一吹,人容易着凉。忙完这些,女人走出亭子,朝一边林子走去。来时她就发现,这一片枫林中夹杂着一些松树,趁天色未完全黑暗之前,找几朵松蕈。果然有,捡在手上细看,金灿灿,菌香扑鼻。松蕈可以放汤,鲜,在山里途中,喝上热乎乎的松菌汤,一定能好好睡上一觉。

亭子的墙和立柱都是用大青石垒就,两边设墙处有长形方石凳,供人歇息,另两边贯通无墙。简易石灶是现成的,是前辈们留下的。百多年前,每年重阳节前后,里叶的前辈们,都要挑上这里的特产,比如莲子、金钢刺、三叶青、铁皮石斛等,经月岭古道到兰溪集市上,以换取稻谷。里叶山多田少而兰溪水系发达,地势平坦,盛产稻米。

走完这一段古道,又见一座水库。难怪这段古道不长,一定是在兴建水库时截去了一部分,使这条连接三界的古道截断成数截,或十数截,散落在群山野岭之中,在时间的冲刷下,渐渐隐没,不为人所知了。与建德其它有名的古道相比,月岭古道甚至在网上都找不到片言只语。

或许这就是它的宿命吧。它就像是位耄耋老人,隐居深山老林,无人知晓。或许有那么一天,它的子孙后代探寻到这里,就着微弱烛灯,听它缓缓道来,诉述着它的前世今生。